欢迎来到祥云科技官网!
VR线下体验馆这股风会吹多久?


图片故事 | 取代网吧?VR线下体验馆这股风会吹多久?


“你知道VR吗?”这个问题,可能大部分玩家都会回答“知道”。今年以来,虚拟现实(VR)的概念无论是在游戏、还是整个科技互联网领域,都如雷贯耳,E3、TGS,各大游戏展都将VR作为最重要的展出内容之一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想要隔绝VR的消息还挺难的。



但如果要问:“你玩过VR吗?”就不见得有很多人能作出肯定答复了。


尽管Oculus、HTC Vive、PS VR三大厂商都相继发布了消费者版本头显,但高昂的售价和暂时还比较稀缺的内容,都让当前的VR看起来更像硬核玩家的收藏,离真正的普及还有一段距离。依旧有很多玩家从来没有玩过VR。


于是,“VR线下体验馆”诞生了,且数量在不断攀升。


有人说这些体验馆像是很多年前的网吧,让玩家体验到新科技的乐趣;有人却说,这些体验馆的设备、游戏水平参差不齐,对VR的普及反而是种伤害。真实情况究竟如何?我们走访了三家风格迥异的VR线下体验馆,或许在这里,你我能找到答案……


第一家VR体验馆TOP VR位于上海打浦桥商圈,离9号线地铁站仅有3分钟的步行路程。TOP VR并没有租沿街面的商铺,而是“隐藏”在了一幢商务楼的16层。


由于位置并不好找,客人大部分都是通过各种APP渠道找来的。收费模式是每小时128元,大部分游戏都是5~10分钟的小型产品或DEMO。


TOP VR的硬件设备全部采用了HTC Vive,有四间独立的体验室,每间体验室面积在10至15平方米。


顾客金小姐9月就要到国外去念大学,所以在姐姐的陪同下专程来体验VR。玩过之后,她立刻爱上了这个新事物,兴奋地告诉我们说:“太有趣了,我不觉得眩晕,有条件一定要买一套天天玩。”


屈先生,从事IT行业,他和女友都是第一次玩VR。体验过后,他感觉VR比自己期待中的稍微有些距离:“特别是互动感,例如颠簸和风力等,但感觉打僵尸的游戏和音乐体感游戏都很棒。”女友李小姐则玩得很开心,感觉达到了自己的预期,她说:“花15000买设备也觉得能承受。”


杨先生是一名建筑设计从业者,他一直很关注VR产业,希望把建筑设计和VR结合起来。在他看来,如今VR设备的体验已经比之前进步了很多,但是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“特别是画面分辨率,光线控制太亮,抗锯齿不好。”他分析道。


陈小姐是一名90后,TOP VR工作人员。她告诉我们说,目前店里的回头客大概占一半,目前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顾客进入系统选择游戏、给予必要的指导和安全提示。她很看好VR的前景,也相信未来的游戏会更好。


我们走访的第二家哇噻VR体验馆开在上海狭小的“田子坊”弄堂中,虽然只是一条小小的弄堂,但是“田子坊”景点的人气每天会给这里每天带来数以千计的关注者。


哇塞体验馆的场地面积很小,项目也比较单一,按体验次数收费,每次50元,约能玩8~10分钟。这里的生意很不错,每当有玩家在体验时,总能吸引很多的围观者,将整条弄堂堵死得水泄不通。一整个上午,店里的4台机器都处于满负荷运作。


这里的VR头显都是国产设备,玩家会根据工作人员的指示,完成“弯腰”、“跳”、“抬头”等动作指令,以顺利地完成VR游戏的体验。


玩家李洋是一名90后,他并不是上海本地人,之前听说过很多次VR却一直没有机会体验,偶然路过田子坊看到哇塞VR体验馆,便花钱玩了一次。对于这场“VR初体验”,他还是感到挺惊艳,并告诉我们说,如果VR设备价格能够在1000左右,就会考虑入手一套。


第三家体验馆“举佳爽”开在一家大型商场的4楼,离地铁有将近1.6公里的步行距离,位置并不醒目,外部也没有宣传标志,一般人随机发现它的概率很低。大多数玩家都是从网上了解到这家体验馆的信息,专程前来。


在VR线下体验馆中,举家爽的规模很大,项目众多,收费模式是按时长收费:2小时180元。目前店铺周六的人流量最大,全天都有体验者;周日则一般是下午14:00以后才开始有顾客光顾。不少年轻人会选择这里作为聚会、打发时间的去处。


在店里,有不少人是第一次体验VR。63岁的包阿姨之前是做警察的,在儿媳妇的陪同下专门来到VR体验店,感受全新的事物。相比年轻人,包阿姨在体验VR时更加激情满满,恨不得一下子就把店里所有的VR游戏都体验一遍。


包阿姨的先生今年也60开外了,作为一名退役军人,他似乎更加喜欢战争题材的游戏,反复体验了好几次射击类游戏


刘川枫,刚升小学三年级,在妈妈的陪同下专门来到VR体验馆。平时的他就是个游戏迷,妈妈对此态度很开明,认为适度玩游戏可以放松心情。在VR游戏里,他比较喜欢模拟飞行射击游戏《银河战争》;但在体验僵尸类射击游戏《死亡扳机》时,他中途就放弃了游戏。


图中的玩家正在体验一款叫《鬼屋》的VR游戏。这是整个体验馆中放弃率最高的游戏,它的内容很惊悚,而VR又将恐怖效果进一步放大,大部分的玩家在游戏开始之初便匆匆放弃了体验。


举家爽VR体验馆的店长是沈先生,80后,主要做店铺管理和市场开发,之前学的工程管理和VR略有关联,因为看好VR行业,于是选择从事这份工作。他表示,顾客最喜欢是《极限海拔》和《死亡扳机》两款游戏。


举佳爽早年曾是一家街机游戏设备开发商,如今他们也从事VR设施的延伸开发,体验店中不少游戏和设备都是由他们自主研发的。图中就是他们开发的双人无线设计系统,被运用在空间射击游戏《梅洛斯之路》当中。


目前举家爽VR体验馆的第二家店已经在装修中,第三家店在选址。目前,类似这样规模的“游乐场式体验馆”在全国屈指可数。举家爽一方面进行游戏开发,另一方面通过体验店吸引加盟商,希望能通过这样的运营思路在VR行业站稳脚跟。


陈亮(右),8年电竞从业经验,最近才进入VR行业,从事VR推广的起点式资讯站服务。目前一直在走访各家体验店,了解和挖掘用户的感受,帮助同行们更好地来推广VR。在他看来,目前VR火的有点太快,玩家们或许对VR预期得过高,而这种预期可能对VR的伤害大于帮助,有可能会捧杀了这个行业。


在我们走访VR线下体验馆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,玩家对VR的认知度可能比想象中更高,每个人都听说过这项新科技,但很少有机会玩到。线下体验馆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体验VR的机会,大部分人在摘下头显时都会露出惊喜、满足的笑容。我们不禁在想:线下体验店的现状并不完美,有很多待提升的空间,也不乏急功近利的入局者;但对玩家来说,或许这就是目前接触VR的最佳途径。


这些体验馆开在商场、写字楼、居民楼、旅游景区等不同的地段,规模不一,体验项目各异……它们就像当年的网吧,在一项新科技还未普及时,为玩家提供一个与之接触的线下平台。


这个初衷很美好的产业,也面临着争议。VR行业很火,但也确实很乱,VR体验馆提供的硬件设备和游戏内容,质量参差不齐,有些游戏眩晕严重、沉浸不足,甚至是其他平台粗暴的移植——如果玩家第一次接触VR,却体验很差,对VR的普及不仅没有帮助,反而是一种伤害。


不过,在这期专题的拍摄中,我们依旧可以看到,尽管各个VR线下体验馆的定位、运营方式都不同,但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,试着在VR这个新兴的产业里站稳脚跟。


      


上一篇:加盟vr设备市场如何

下一篇:德国博世最新发布用于VR/AR的六轴IMU传感器

分享到: